那年那人那些事儿

6月25号高考分数就新鲜出炉了,我怕我到时候会浑身瘫软,手指无法动弹,在距离审判最后的几天里,咬咬牙写下了这篇文章。

有时我会想,这一年我努力了吗?我努力过吗?我的答案是:什么是努力?如果这个“努力”和大众认知中的“努力”相同,没有,连“假装的努力”也没有。我不想为自己洗白,惟愿能放下心中的包袱,迎接下一个灿烂的明天。

我为什么会去复读

在 2016 年高考前夕,6 月 2 号晚自习,学校准备了几十张试卷,和答案一起发了下去。全班同学都忙着整理试卷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,我的高三,似乎从那个时候才刚刚开始。

有太多太多我没能在高三做到的事:在紧张的氛围中刷题、苦思冥想;每天充满朝气地去上学,迎着阳光自信地微笑;英语考到130+……

在高二的某一天,准确地说是2015年6月7号,我们学校只剩下高二前几个班。那天中午,我躺在躺椅上,和小可爱聊天(QQ),我一会儿要去上学,她放假。不可避免地聊到未来的大学,我说,等我英语能考到 130+ 再告诉你吧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直到我高三,直到我高考,尽管有无数场考试,尽管有好几次英语分数无限接近130,但从来没考过130+。这真是一个噩梦,因为从高二的那天起我便有一个目标,等我的英语分数能考到130+,哪怕一次也好,就去和她表白……然而一次也没有。

复读之前

已经决定去复读了,我没有报志愿。我开始失眠,整夜整夜睡不着,不知道想什么,但总是在不停地想。

我找不到词来形容自己、形容自己的性格,大概我是有些自负的吧。我总是在想,我既然复读了一年,那么我肯定要比其它所有人考得都要好才行,要不然,复读这一年有什么意义呢。当时,下了很大的决心去吃苦、去辛勤耕耘,正如《伶官传序》所言:“方其系燕父子以组,函梁君臣之首,入于太庙,还矢先王,而告以成功,其意气之盛,可谓壮哉!”这正是我所期望的。

因此,我买了整套的《5年高考3年模拟》,整套的《600分考点700分考法》,除英语外的某品牌的一轮复习卷。把这些都刷完,我就不信我还考不了高分。我深刻地明白,自己做题太少。

复读

我来到了我的母校。在我之前那一届复读生,总共就两个班,每班二三十人,我以为今年也是这样。没错,座位宽松就是我来这里的理由。但是,我还是错了。班级人数慢慢增加至六七十人。

开学后的第一次考试,我的英语分数竟然就轻松轻易突破了130,考了133分。在河南,英语听力不计入总分,平常的考试中,把 笔试部分的总分 乘以 1.25 作为考试成绩。我那次考了 107 * 1.25 = 133.75。抑制不住地激动,我颤颤巍巍地告诉了小可爱这一消息。

然而,这时,她已经开始在 QQ 空间秀恩爱了。想不通,她眼瞎了还是咋的,我这么优秀的人……

在以后的日子里,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我的状态一直是这样的:

Blue Cat Blues

《猫和老鼠》103.Blue Cat Blues,Tom 和 Jerry 蹲坐在铁轨上,一辆火车正急速驶来。

我记忆力还不错,与她相关的一些数字更不用说,但是她的手机号我再没拨打过,她的 QQ 我再也没添加过… 但我还是喜欢她,她还是我的小可爱。

不得不说的一件事

还有这样一件事,一件可以记一辈子的事。

这是一条我写的说说,日期是 2017 年 3 月 18 日。

今天是我来xx高中复读以来觉得最畅快的一天。今天晚自习第四节,班主任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重磅消息: 前楼偷钱案告破了!!!小偷的身份很令人意外,竟然是负责管理水卡的那个看起来还算慈祥的老头儿!!!已被警察带走。真是解气啊!!!多少同学因丢钱而眼含泪水,多少同学间的亲密关系因疑心而疏远,多少同学因丢钱事件的影响而变得疑神疑鬼。今天,“千日防贼”的日子终于结束了!!!让我们为此欢呼吧!!!

刚开学,坐在我后面的一个女生就丢了 100 块钱,当时我也没在意,以为是她自己不小心放在口袋里装丢的。可是没过多久,丢钱的同学越来越多。

当时我就不想在这个学校了,第一,前面说过的,班里人越来越多,理想和现实偏差较大;第二,丢钱弄得班里气氛很压抑。

可是我又不能走。不敢走。

我经常根据别人的表现(神态、动作、语言、语气等)推测他们的内心活动。依据班主任和同学们对此事件的一些评论和对这个老头的评价,我大致推测出了这个老头是怎样一步步跌入深渊的。大开脑洞时间到。

我所在的学校有两栋教学楼,我在前楼。前楼比较小,共三层,最右边是三年级,共六个班,每层两个班。我 2016 年在 三·2 班,旁边是 三·1 班,这两个班在顶层。有一条贯穿这栋楼的路,通向下一栋楼和食堂。老头就在 楼的顶层 路的上方 住(防止你们错误断句,注意我加了空格),路上方楼的第二层是一个老师的住处。

在 2016 年上半年的某一天,学校放假,三·1 班一个女生并没有回家,继续留在学校里。某段时间,她从班里出去,但是并没有锁门。管理水卡的那个老头恰巧到那边去检查饮水机是否正常(隔着窗户可以看到显示屏和指示灯是否亮着),发现 三·1 班 没有锁门。邪恶念头升起,他带着负罪感偷偷溜了进去,慌乱地翻了翻临近饮水机的那几张课桌(被发现容易找理由),里面,竟然真的找到了钱。他大脑一片空白,但罪恶战胜了理智,还是把钱装进了自己口袋。他急匆匆跑回了自己的房间,关上门,倚靠在门板上,心脏在扑通扑通跳着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大脑被兴奋感和刺激感充斥着(我猜和考试后大脑的那种亢奋感类似),心中更是涌动着无尽的悔意和恐惧:刚才没被人发现吧?这里没摄像头吧?被人抓到怎么办……没有下次了,不能有下次了……

老头不会明白的是,他的行为给那个女生造成了怎样的伤害。她曾经找到老师说过:整个班就我自己在这儿,同学们该不会以为是我偷的吧,要不,我先垫出来…

一直到 2016 年高考,老头没有再出手。

新学期开学了。这天,老头午睡,躺在床上,刚躺下,长长呼了口气,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,越发怀念起那天偷钱的快感。要不,再干一票?反正也不会有人发现,他这样想着,心中越发急切起来。

“我钱怎么没了?”我正埋头做题,突然身后那女生说道,“那100块我记得就是放在这儿了呀。”

“你在地上有没有见100块钱?”那女生翻找了一阵,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。我:“没有。”

这里补充一下我的课桌所在位置。我这一年准备埋头苦干,也觉得班里人不会太多(我想错了),就选了教室最后面,挨着窗户。后面来的这个女生也想坐我的位置,趁我不在这儿,把我的桌子往前挪了挪,把自己的课桌放在了那儿(这时,教室的空间真的很宽松)。教室后门开着。

下午放学,学校的大门开了,同学们就像越狱似的,跑得一个比一个快,到外面去吃饭、买东西。

老头背着他的工具包假装去修饮水机,走到我们班,发现后门开着,就近下手,那个女生因此遭殃,他得手100元后火速开溜。

后面的事情就很容易理解了,老头对偷钱的快感的渴望越来越难以满足,犯罪升级,偷钱的次数、偷的钱数不断增加,直至被逮捕。

更可气的一点是,这个该死的老头儿在翻过同学课桌里的钱包后,故布疑阵,将钱包扔进临近的其他同学的课桌里,还非常有“原则”地不把钱偷完,偷一点留一点。因此,直到他被抓,我们都以为是自己班里的同学干的。假如,你站在教室里放眼望去,周围的同学当中,你断定有一个就是凶手,同时,其他同学也这样认为,班里的气氛能不压抑吗。

在我高二时的一个晚自习,这个老头儿到我们班来问有没有谁冲水卡时掉在他那屋xx元钱,他交给了政教处的领导。一个班一个班地问。这时的他与深陷囹圄的他对比,蜕变过程令人唏嘘。

不止我所在的班丢钱,旁边的那个班丢的更多。我曾经见过旁边那个班一个丢钱女生咒骂着小偷,说着说着红了眼圈哭了起来。

我所在的寝室的几个男生怀疑一个女生。那个女生是我一段时间的同桌,喜欢文学和历史,但是不太漂亮。在认定她是小偷之后,他们就像成语“疑邻窃铁”那样,怎么看她怎么像小偷,分析得有理有据。我十分不认同他们的观点。如果真正的小偷没被抓到,那么“小偷”的标签在她身上是会被同学们贴一辈子的吧,细思极恐。对于没能勇敢地站出来反驳那些怀疑她的同学,我很内疚。我一开始坚信一定不是本班同学干的,慢慢转变为,可能是班里某个同学干的,但没有具体怀疑过任何一位同学。小偷抓到了,当天晚上,那几位同学也对她表示了歉意,纷纷说:“怀疑过 xxx 的都在心里给她道个歉吧”。但是我至今无法容忍的是他们把女同学和性联系在一起、拿女同学开恶心的玩笑。当晚,他们当中的两个同学因此打了一架。

我下决心复读,是理性的抉择,对此并不后悔,但我后悔来这所高中复读,也后悔没能勇敢地离开。

那些不敢说的话

中间英语又考过几次130+,但是,直到高考前一天,我在学校的考试成绩,没有一次超过了我上一次的高考总分。

每当父母问起学习情况,我都会很自信地半开玩笑说:放心吧,这次高考我要考666!当以前的老师、同学问起,我也会捏捏脸蛋,摆出我迷人的自信的微笑:呵呵。

我在开学后又买了许多的练习册,但是,直到高考,我完整做完的,仅仅只有一本《5·3 生物》。父母和朋友对我的期望,自不必说,我自己这道坎更难过去。曾经我还幻想着,等我高考后,我也要改编一首歌,歌名就叫《天朝复读生》…可是,呵呵,我现在还写什么写。

在现实面前,一切辩解都是苍白的。我愿意承认了,我很笨,我好笨啊!我智商低!我傻!高考考不好,大家也别为我找其他辩解的理由了,要怪就怪我笨、我智商低吧,我不反驳。

我就是这么说说,大家别当真。我对自己的智商可是有着充分的自信。只是,我现在生不起一丝一毫和别人争辩、辩解、辩论的心思。大家去知乎感受感受就明白了,可以凭“中医”、“历史”等关键词去搜索,一开始双方确实是有不同的观点、见解,吵起来之后就只是单纯地为了赢过对方而发表意见了。

所以我时常害怕,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倘若有了炬火,出了太阳,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,不但毫无不平,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;因为他照了人类,连我都在内。 我又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,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。纵令不过一洼浅水,也可以学学大海;横竖都是水,可以相通。几粒石子,任他们暗地里掷来;几滴秽水,任他们从背后泼来就是了。 这还算不到“大侮蔑”──因为大侮蔑也须有胆力。 ——《鲁迅文集·杂文集·热风·随感录四十一》

无论今年考多少分,即便还没去年考得多,我认了,丢了那么多次人也不差这一回。最了解自己的人莫过于自己,只是我的心中还有一方净土,即便在别人眼中寸草不生,却始终一尘不染。

写在最后

忘了是哪一年。某天下午,QQ 突然弹出一个加我为好友提醒,我同意后,那人张口就问我的生日。我感到疑惑,然而还是告诉了他,这不算什么秘密,qq 个人资料里显示的其实就是我的真实生日。他说,还好,还好你比我大(我脑补着他拍胸口的动作)。我问,你问我生日干什么?他接着说(大概意思),我,很嫉妒你。不过某天我肯定会超过你。我恍然大悟。然后,我也礼貌性地问了问他的生日,确实比我小,小几个月。接下来我是怎样回复的我忘了,可能说了几句勉励的话也可能是发了句“呵呵”。不过,在文章最后提这件事是想说,我重新找准了自己的定位,定下了新的目标:实力大于欲望。

文中多次提到“英语130+”,仅仅因为这是我曾经的执念。我并不赞同唯分数论,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筛选人才的好方法(比如,学历要求:985 或 211)。那些肤浅的人都说我偏科,偏语文和英语,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他们,我英语很差,只是你们比我更差;我的强项是数学(无法在分数中体现出来我也很苦恼)。

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分数出来后该怎样面对对我期望很大的亲友。

本文随时更新,更新内容包括但不限于:换用更合适的表述、补充一些内容。

更新:冥冥中一股神秘力量阻止我发表这篇文章。准备整理上传文章时,下大雨停电。很正常,我忍。接着,一个多小时后,雨停了;又过了几十分钟,电也来了。我重新打开电脑,打开知乎和 Sublime Text,此时一切正常。我看了几篇知乎首页推荐的回答(文章在知乎里,没忍住),然后准备开始整理文章,点开 S T,还没编辑两行,又停电了。我忍。过了几十分钟,重新来电了,这次没再停。我把 md 文档保存好,准备 push 到托管在 Coding 的仓库里。因为博客无评论功能,我又修改了一些模板代码来添加提示消息。我看一切都修改得差不多了,就开始 Push ,然而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,前前后后上传了十几次(我得确定是不是我的问题,不断地增添、删减代码),中间竟然还出现了几次 404 (问号脸)。最后我断定问题出在 Jekyll 、 Coding、Sublime Text 三者之间,因为我把同样的内容粘贴进简书的编辑器里一切表现正常。不过,迁就迁就吧,这条更新就是用 Coding 的在线编辑器写的,缩短流程,减少失误。莫名想到了“三体”。

Leave a Reply

该博客未开启评论功能。读者可在知乎评论该文章,文章地址:点此访问。读者也可通过 E-mail 与作者讨论相关内容:contact#xiake.me